爱如蒜瓣

青白的身体遗落在茶几

留我悄悄哭泣

忘记了春暖秋寒

日夜等待被人拾起

是谁剥开我单薄的外衣

却没放进心里

做成调剂的料引

还原了生命的滋味

是你判给我缺爱的有罪

没有人来安慰

哪怕独自的憔悴

我偏要改变这名分

我曾经害怕

如果被时间风干了热泪

只好把终老

用黎明作陪

我不曾后悔

就算被命运牵制了生门

也不会沉沦

再宁死一拼

我从不抱怨

终于用尽那重生的血脉

静静的长出

孤傲的缘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