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长度

夜侵袭了清冷的窗棂

秋屋染上了游离的墨水

忧郁的男人细品着桌上的红酒

妖艳的液体沉淀成无声的心碎

灯光无情透过了单杯

刺穿了明眸深处的缘分

眼膜再也无法坚守落泪的认真

醉了故事里还残存的物是人非

人生的尺寸难得放纵一回

谁还去计较曾经的错对

流失的记忆怎又还能追寻

寂寞的长度顺着额角的胡茬蓦然延伸

生命的尺寸只能放纵一回

我会去忘ji过往的langbei

爱情的结尾不需要你恩惠

时间的齿轮自会碾碎出真假多少成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