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一壶酒

斜坐红尘陌路口

目光还是朝向右

嗔痴的执念 依然在守候

只为寻你从左而来地凝眸

时光如梭在消瘦

把我酿成一壶酒

三十年等你 一眼的停留

谁会路过轻嗅我心的温柔

人生漫长几时休

你可愿品我烦忧

百年的孤独 总会添眉愁

只是没人陪我一醉了千秋

哪怕 情深不寿 爱付东流

我也不放手

等到 青春褶皱 白发生头

我会离去一个人走

就算 苍老成朽 无人相守

我也不悔旧

等到 黄土三尺 入身临首

我已此生无yu无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